要玩就玩最好的新浦金

“金耳朵”李文炳:城市水管的“把脉人” 发布时间:2017/08/31 浏览次数:7211

摘自《青年时报》2017年8月29日第1、2版

时报记者 骆阳 文 胡峻玮 摄

  深夜的杭城街道上,他头戴耳机,胸前挂着一只录音机样式的仪器,机器上连着一根线,线的底端是个三角形模样的东西,边走边放在地面上,仔细倾听着什么。

  他后面跟着一个人,手持一根1米多长、直径1厘米左右的细铁棒,碰到窨井盖就俯下身,将铁棒伸进去,耳朵则贴在另一头的白色塑料上仔细听,时不时还撬开窨井盖看看……

  “他”叫李文炳,伙伴姓刘,两人从事的是一个鲜为人知的职业——听漏工。

  听漏工是城市自来水管道管理中一个特殊的工种,主要利用听漏设备检测自来水管线漏水情况,可以说是城市水管的“把脉人”。来自杭州新浦金集团城南检漏班的李文炳干这行已整整27年了,他有个外号叫“金耳朵”。


  22:00

  心中有两幅杭州地图

  一幅在脚上 一幅在脚下

  杭州的晚上10点依旧很繁忙,车子川流不息,路人行色匆匆。李文炳和他的老伙伴刘师傅将维修车临时停在了环城东路和庆春路的交叉口上,准备开始工作。

  简单地说,听漏工的主要任务是借助工具,辨别出地下管道是否有漏水的声音,一旦发现异常,第一时间向新浦金集团汇报,及时维修,保障供水管道的正常运行,避免水资源不必要的浪费。“这个是听漏仪,这根铁棒叫听漏棒。”李文炳先容,这27年,他靠着它们为杭州避免了不知道多少自来水流失的可能,也获得了“金耳朵”的荣耀。

  “这次要检查的是环城东路、庆春路交叉口到环城西路、庆春路交叉口之间的水管,长度约有2.8公里,加上沿街的小巷子、支路等,一晚上有3.4公里左右的水管要检查。”李文炳先容。在他的脑中有两幅杭州地图,一幅在脚上,高楼耸立,热闹繁华;一幅在脚下,仅能用耳、用心去倾听和感受。

  背上听漏仪、戴上耳机,手中的线拉着如秤砣一般的三角形铁块,走走停停,李文炳开始探索脚下这张“地图”可能存在的问题。


  22:24

  听漏工的世界永远是聒噪的

  要从各种声音中辨别想听到的

  自来水管漏水一般分为明漏、暗漏和渗漏三类,明漏是最容易被发现的,暗漏是指自来水管道中的水流入下水道或渗透到地下,这种漏损不易被人发觉,若不及时发现,会造成大量的水资源浪费,因而需定期主动检测。

  听出地下是否有轻微的漏水声并不容易。无论是白天还是晚上,杭州永远充满各种声音。喇叭声、走路声、说话声、轮胎和地面的摩擦声……因为戴着声音放大设备,听漏工的世界里永远是聒噪的。地面和地下的各种声音经过这两个仪器被加倍放大,还要辨别其中是否有自己想听到的。

  “这里好像有点问题。”在醋坊巷李文炳停下了脚步,这时是晚上10点24分。他在一块区域不断徘徊,步子从一步1米变成了三步1米。“我来听听,上次也是这里出过问题。”旁边的刘师傅说。

  “漏水的声音多达十几种,如果管道向上漏水,就会发出‘滋滋滋’的声音;如果向下漏水,声音就比较闷,像水烧开的‘噗噗’声。”李文炳说。

  “探、听、看、测、钻”是检漏工作的五字诀,“听到漏水声后,在漏水声音明显处进行钻孔,确定位置,然后把听漏棒探进去,如果发现上面有水渍,基本可以判定这里漏水了。”

  在刘师傅也觉得这是个疑似漏点后,李文炳决定钻孔进一步确认。


  22:42

  发现漏点 钻孔进一步确认

  深夜工作的他们曾被误认为小偷

  从维修车上搬下小型发电机,熟练地装上钻头,两人开始了打孔。晚上10点42分,在疑似漏点旁打了4个孔后,刘师傅把听漏棒往里探去,拿回来后,果然在上面发现了水渍。正是靠听漏工,自来水管道的维修从过去的“开膛破肚”变为今天的“微创手术”,维修成本大幅减少。

  这个时候,旁边一个商务楼的保安走了出来:“你们在干什么?大半夜的打孔……”

  这样的情况在李文炳的职业生涯中出现太多次了。“记得有一次,大家拿着听漏棒在一个小区检查漏点,结果楼上一盆水泼了下来。”

  李文炳说,当年杭州的听漏工还没有工作服,他和同事半夜在小区里检漏,被当成“小偷”是家常便饭。因为作业时间多在深夜,加上手持铁棍、不断撬开井盖,他们常常被误解。小区的居民误以为他们是抓老鼠的,路过的司机猜测他们在通下水道,而巡逻的警察则怀疑他们企图偷井盖。

  有了专属的橘黄色工作服后,虽然很少再被误会是“小偷”,可新的问题又来了:被当成保洁员。李文炳说,在居民小区作业,常会有人朝他们喊:喂!帮忙打扫一下这里的垃圾!

  在醋坊巷确定漏点后,李文炳做好了标记,便于第二天抢修人员开展工作。


  00:57

  到车来车往的马路中央检漏

  李文炳说最大的乐趣是找到漏点

  经过近3小时的巡线,李文炳和刘师傅来到庆春路和中山北路交叉口,这里有几个需要检漏的窨井盖在路中央。在普通人看来。在车流中俯身听漏异常危险,但李文炳说早已习惯。

  “习惯了。听漏不仅是个辛苦活、良心活,也是个技术活。大家不仅需要责任心强,而且要耐心细致、经验丰富,能根据具体情况具体分析,这样才能不放过任何一个漏点。”李文炳说,最大工作乐趣就是找到漏点,有时候费尽心力,哪怕只找到一个漏点,也会有成就感,“一条管道,要是这儿漏一点,那儿漏一点,一年下来,至少能漏个上万吨水。”

  当然,一切得到都要付出代价。为了听清细微的漏水声,李文炳他们需要把听漏仪的声音放到最大,原本分贝就高的嘈杂声势必更加刺耳,对耳朵也造成不小的伤害。

  重听是听漏工的职业病,50岁以后这种症状会更加明显。今年55岁的李文炳已经有些不太适应正常的声音世界,如果说话声音稍小一些,他根本听不清对方在说什么。多年的熬夜生涯,还让他的脸上形成了两个很大的眼袋。


  1:38

  杭城听漏工仅十几人且年龄偏大

  李文炳最担心这个工种后继无人

  凌晨1点38分,李文炳和刘师傅还在工作。

  对一个城市来说,听漏工不可或缺。培养一个成熟的听漏工需要三四年。除了上岗前要培训,把城市的管道分布情况摸清楚,上岗后还要通过不断实践,才能总结出自己独有的经验。但这个工作的单一、枯燥和辛苦,很难留住如今的年轻人。“包括驾驶员在内,大家城南检漏班只有5个人。”李文炳说,他原来带过一个实习生,仅工作了一个星期就因为身体受不住离开了,而偌大一个杭州城,像李文炳这样的听漏工只有十几个,且年龄多在50岁以上。

  除了辛苦,听漏工作压力也很大,定位不准会造成很大损失,特别是机动车道上有漏点时,定位不准会影响交通,同时,开挖路面的费用也很高。如果这个漏点造成爆管,水压大甚至可能导致主要路面塌陷。

  听漏工后继乏人的问题困扰着很多地方的自来水企业。浙江温岭就发生过唯一一名听漏工调离工作岗位,近一年时间没有听漏工,导致自来水漏失率居高不下的情况,最后招来两名农民工,才算把岗位给“顶上”。

  李文炳说,目前大家最担心的是检漏工作后继无人,“希翼集团能多招一些年轻人,在大家这些老人退休前,能把经验传授出去。”


  2:41

  因为陪孩子玩的承诺总无法兑现

  他被认为是个没有信誉的爸爸

  来到庆春路与环城西路交叉口,这次的工作总算要结束了。夜晚的杭州依旧闷热,李文炳和刘师傅的衣服早已湿透,他们上了维修车准备返程,却没有打开车里的空调。“主要是怕一热一冷感冒,现在年纪大了,经不起折腾。”李文炳说。

  1990年时,28岁的李文炳已经在杭州的马路上听漏,现在他的孩子已25岁,李文炳还在从事这项工作。他说:“因为我的工作时间都在晚上,那时候正好我在处对象,后来成为我老婆的她当时很不理解,表示强烈反对。”最后,他说服了她,因为他称这个工作叫“奉献”。

  从青丝熬成白发,李文炳奉献了整个青春。他说,最对不起的人是儿子。“我孩子一直认为我是一个没有信誉的爸爸,因为他小的时候,我答应他去哪里玩,结果承诺总是无法兑现。我记得有一次带他去儿童公园玩,都到门口了,结果单位一个电话,又把我召回去了。”李文炳苦笑,直到儿子工作了,才能稍稍理解他当初的无奈。

  数据显示,2017年上半年,杭城“听漏工”共发现漏点840处,已修复838处。无数个夜晚,他们默默守护着城市的自来水管网,尽心尽力地当好城市的“把脉人”。


  ●他说

  近两年杭州大修管道,主要的管道基本都改造过,漏水的情况比较少了。管道更新快,材质好,大家的工作强度减轻了很多。集团还配备了一批先进的仪器,可以检测每一个阀门的水压,每天凌晨2点到4点接收信号,大家在电脑平台上发现报警后再来寻找可疑的漏点,大大减轻了大家的工作量。

  我现在最希翼的,就是有年轻人能加入这个行业,毕竟再好的设备也要有人会操作,我就想趁着还没退休的这5年,再为杭州城的用水安全贡献点自己的力量。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